乒乓球奥运冠军李晓霞的“大白”初体验:想出一份力回馈国家

这位防护服上写着“李晓霞”三个大字的志愿者,在抗疫一线维持秩序,帮助居民扫码登记。脱下防护服,“大白”还有另外一个身份——乒乓球奥运冠军。她就是囊括奥运会、世乒赛、世界杯等一众大赛冠军的李晓霞“本霞”。

29日又一天志愿工作结束后,李晓霞与中新体育展开对话。她诚恳地说,正是因为很多人的帮助,自己才能取得成绩,现在是回馈社会、回馈国家的时候。面对疫情,自己应该第一时间冲在前面。

回归家庭的李晓霞,生活中有了更多“烟火气息”。她仍然会不时怀念运动员生涯,会关注国乒的成长进步,也会因为“大女儿有个奥运冠军妈妈,却不喜欢乒乓球”而无奈自嘲。

穿上防护服基本上认不出来,因为就露俩眼睛。第一次去的时候,我不想在防护服上写名字,但小区管委会要求还是得写上。写上以后,大家关注的也不是特别多,只是说这个“大白”叫李晓霞,没想到是个打球的。

主要是维持现场秩序,再就是看绿码。我第一次去的时候,社区说“给你个重任,你扫一下大家的码”。但我就怕扫不好,因为小孩的码和大人的在一起,我怕弄错,影响大家。

我曾经在国家队时,身边有很多默默无闻的陪练。因为他们的帮助,才能让我取得如今的成绩。

现在我要回馈社会、回馈国家。面对疫情,我应该第一时间冲到前面,出一份力,在我自己能力范围内去帮助需要的人。

需要一直穿着。有一个志愿者,因为防护服反复穿脱很麻烦,从早上7点一直到11点半忍着没上厕所。做核酸检测的医护人员还会在手臂上缠胶带,防止病毒和细菌进去。

我觉得市民素质特别高,大家都心平气和地站在一米线以外,没有人去争去抢。很多老年人不会扫码,请志愿者帮忙时,会让后面的人先过。

不会。在我家老大的印象中,“大白”是一个特别厉害的卡通人物,无所不能,能帮助她克服所有困难。

今天(29日)孩子知道我没吃饭,还给我拿了一个鸡蛋和一个鸭蛋。我跟老大说,现在妈妈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,你长大以后也要放弃你的小我,完成大我。然后她就问我:“妈妈,我能当志愿者吗?”

家长就是孩子的一面镜子,我表达能力不强,但我想用实际行动去带动、感染孩子。

这个问题让我很头疼。对我家老大不能提乒乓球,她太不喜欢了。一去球馆她就说,妈妈走吧。

她到现在都不知我会打球,我也不想给她太大压力,我说家里的奖牌和奖杯都是爸爸得的。有时候看到我比赛的录像,她都要求换台。

我不强求她非得打乒乓球,但是我一定会让她选择两个自己喜欢的体育项目,我要让她知道,体育是可以带给人正能量的。另外就是让她从小学会接受输与赢,这也是内心强大的过程。

我经常对她大吼大叫。其实我也知道教育孩子要用很平和的语气讲道理,但有时候我真的没办法平和。对于孩子的教育,我一直处于学习的过程。

我从小在运动队里长大,童年都给乒乓球了。现在跟着孩子一块去玩一些东西,画画、抓沙子,我觉得还挺有趣,也可以弥补一下我的童年。

资料图:伦敦奥运会乒乓球女子单打决赛中,中国选手李晓霞战胜队友丁宁,夺得金牌。记者 盛佳鹏 摄

在很多人看来,你的职业生涯很完美,该拿的荣誉都拿到了。你觉得乒乓生涯还有什么遗憾吗?

其实有很多遗憾。现在来看的话,我觉得当初应该再多打两年,让大家再看一看我这种打法风格。

成绩已经不重要了,就是单纯地想向大家展示自己。退役有了家庭后,我还是挺怀念赛场上的时刻。有梦想有追求,专心致志去做一件事情的感觉特别好。

以前在运动队我特别爱哭、爱说,还爱写。现在看运动员时期写的日记也觉得很有意思。

有一段时间我就是看不了自己输,但是战胜自己的过程很遭罪。有球迷总说我打球时打底裤比短裤都长,我这么穿一是为了保护肌肉,二是因为我大腿到腰都是青的,都是我自己掐的。

当时恨铁不成钢,觉得自己为什么这么无能,为什么总是输。这种状态下,没有人能帮你,只能自己调整。

奥运会以后,我觉得陈梦不管是在心态还是技术上都成熟了很多。我一般不会主动去找她,因为运动员比赛前都有一套很完善的备战体系。但如果她找我的话,我肯定会第一时间回复她。

其实不仅是陈梦,孙颖莎、王曼昱她们来问我的话,我都会毫无保留地去和她们分享。我希望她们能够尽快成长,尽快去完成自己心目中的目标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